绍兴小百花越剧团
· 详细信息
风范传承”系列活动——“戏曲艺术传承发展与人才培养”座谈会召开
来源:绍兴小百花越剧团   日期:2019年01月09日  点击率:214次  【打 印】  【[关 闭

        戏曲是“角儿的艺术”,其传承和发展的核心是人才。戏曲人才培养是戏曲艺术得以发展和赓续的根本。近年来,一些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政策相继出台,无论是《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还是国务院《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在这些推动戏曲传承发展的最顶层扶持政策中,人才的培养都被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为打造戏曲新生态,培养优质传承人,发展现代新观众,促进戏曲在新时代的发展,1.4日下午,“风范传承”系列活动之二——“戏曲艺术的传承发展与人才的培养”座谈会在柯桥召开,29位领导专家、院团领导、媒体人就戏曲艺术的发展传承与人才培养两方面进行了讨论。

座谈

沈  勇   浙江文艺评论家协会 秘书长

        主办方让我来主持今天下午的交流座谈会,心里非常忐忑。我想戏曲真是非常有魅力,在这样一个阴雨天,在绍兴市柯桥区这个地方,聚集了这么多戏曲界的主要领导、文化研究者,全国各地非常有名望的院团长以及浙江省的,这个魅力来自于戏曲本身。研讨会题目是戏曲艺术的传承发展与人才培养座谈会。学生培养经常会离不开学校家庭社会,戏曲演员培养也一定离不开学校剧团和社会各方面综合力量,离不开社会的力量,当然还有范瑞娟老先生他们这样的一些大师名家,所以戏曲演员的培养是一个综合力量共同完成。我想是非常有意义的,新时代的传承发展起到非常好的积极促进作用。

杨小青  国家一级导演、绍百顾问

   

      我刚刚从北京今年的戏曲晚会回来,有很多感想,可能跟今天会议主题有点偏离,但是肯定与人才培养结合的起来。首先戏曲,是角儿的艺术。随着时代发展,越来越多综合,最终还是看演员。同样作品演员不一样,品相就会变,戏曲看角儿。人才的培养落实,核心还是要培养演员,由这个感想,引到今天的活动。

       范派艺术,如果没有像阿花这样的弟子,当然还有章瑞红、徐铭等……特别是阿花,没有这么一个实力那么强的弟子,范派传承下去会断代,每一个流派流传下去都要靠强有力弟子传下去。到阿花这里,下面怎么传,也要强有力的接班人,戏曲艺术要发扬光大,首先要把戏曲演员培养好,是当今非常重要的。艺术到了戏曲这里要亮角儿。讲到吴凤花的弟子的实力,就讲到少儿培养问题。中央非常重视传统艺术,戏曲只有中国有,戏曲艺术要是没了,民族文化就缺少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戏曲进校园、少儿培养这些都是我们需要重视的工作。


 

周冠均 浙江省文化厅艺术处原处长

        越剧老前辈所以有威望真的是人品艺德所决定,由此我觉得传承范派艺术乃至整个戏曲艺术,还得要传承中国传统艺术的人文精神、文化精神,这一点不能少。我觉得阿花就是一个代表,阿花对艺术的精神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她在团里工作量不是常人做得到。我觉得我们戏曲艺术发展,最后能不能传承好,人才培养过程中人文教育很重要。我自己搞这一行那么多年,这一块还是短板。从理论上教育文件说了很多,但是这一块如何作为教学内容、教学步骤,如何做、如何体现,我经常想,想不好怎么在操作上做好这一块。

        像杨导刚才讲的,戏曲要发展就要培养人才。最近在艺校,包括音乐学院,发现一个问题。戏剧进校园也好,送戏下乡也好,我觉得培养观众、培养爱好绝对要作为一个大事情来做。艺校培养,一个越剧班40个学生20个学生,有4、5个尖子,肯定是从小喜欢戏曲,奶奶喜欢外婆喜欢越剧,一代代传承。人的传承,实际是紧密相连的。今天搞这一个活动,我发信息后外面影响也蛮大。搞戏曲的人一定要宣传自己推广自己。一个剧种,一个流派,在传承环节上应该想想办法,既要抓送戏进校园,还要培养越剧爱好者、越剧戏迷。一定要推广普及,要面向观众。今天就讲两点,一要传承前辈的文化精神、人文精神、高尚品格;二要像体育一样培养爱好者、观众,有根有群有面。

梁弘钧  上海越剧院院长

       不论越剧还是其它院团,都是为中国的传统文化,在为戏曲这样一个大概念做事情,不是简单守住自己剧团,守住自己的剧种。戏曲人有抱团取暖、团结一致的自觉精神。宗师们开创的越剧的一个天地,他们带给我们的是今天越剧100年的红利,现在各个越剧院最拿得出、最上座的戏还是宗师们留下的戏。发扬传承,更多思考如何为之后的100年,为之后更长时间的发展,去留下哪些可以我们这一代或我们这一批人可以留下的东西,为越剧之后的发展。

        大越剧能做很多事情,抛开剧团、抛开地域、抛开剧种,无论越剧还是戏曲传承做好,也是为了戏曲发展做的更好做的更好,有目的有方向。今天的观众已经不简单满足于看一部戏,是美和文化如何让他产生共鸣的问题。所以青年艺术从业者文化素养的培养,要学会沟通学会传递,不仅仅技艺展示。不论是表演人才、创作人才、甚至是管理人才,都是我们现阶段戏剧院团中,都是相当紧迫也是急于要完成和推动的工作。

杨庆锦 南京越剧团团长

        戏曲人作为传播传统文化的使者,自身素质要提高,这是传承。同时不断加强自身的传统文化的学习。关于观众培养,应该说我们这几年还作了点成绩,南京越剧的观众最多。我把南京越剧戏迷协会的头请来,我说两个目的,第一加深认识,第二对我们南越提出要求,喜欢看我们什么戏,希望我们做什么。这样做以后,拉近我们和观众戏迷之间的距离。

关于少儿培养一块,我们其实也做了许多工作。特别是竺小招老师,她跟嵊州的小学做了个越剧古诗,把小学课文里面的古诗词写成越剧,写成流派,青年演员来唱。在嵊州小学做完后,江苏省政协书记非常关心。扬剧、锡剧、淮剧,都是江苏地方剧种,通过坚守60年,现在得到了很多领导的关心。江苏小学课外读本这块原来是没有越剧的,现在专门把越剧拿出来。我们也愿意为越剧,尽我们的一个力。欢迎家乡的越剧老师们来我们这里指导。

罗松 《中国戏剧》主编

        “师生堂”三个字应该是戏曲界的先河,也是纪念馆的先河。不但凝聚了老一代心血,也看到了新一代对越剧的追求和梦想。他们在老一辈言传身教之下,不仅传承艺术,潜移默化中学到人品艺品。范老师是艺术届德高望重的,小百花展览中有句话,说的很好:以师志作为己志。我觉得说到了做到了,吴凤花她的艺品人品我们都有共识,新的时代下她的传承她的担当坚守都看到了,在今天迎来戏曲大发展的好形势,绍百在而立之年之后已经在作了主动转型,前20年也好在越剧界以文武兼备独领风骚,而立之年之后到文化内涵注入到戏曲中,从文武兼备过度到武戏文演,注重追求文学的高度的思想深度,注重开拓文化品格,人文戏剧,这一点也是艺术家对自己不断追求不断提高。

        戏曲联盟,本质特点就是互动和联动,实际这个融合非常符合现在的时代,联盟是给自己也是给他人去寻找去开拓更丰富更广阔的平台。而且我们这个联盟也非常符合,不仅时代特征,也是基层特征,需要横向联动,希望这种联动互动作为机制,充分发挥这种联动。观众是土壤,是生态,观众培养还有一个很重要,一定要培养各个年龄的,有鉴赏水平、有全面的审美情趣的,不能盲目培养观众,引导观众,有大格局大思维的出发点培养。

朱为总  浙江省戏曲研究院艺术所原所长、绍百顾问

       人才培养戏曲传承有几个方面。一个是振兴,过去是师傅教徒弟,品格人正戏才正,品格培养,戏班培养包括院团,第一位的。可我们现在恰恰不是太注重,我们现在比较关注把课上完,对人的关注不够。现在的戏曲有被过度开发,戏曲本身核心的东西在弱化,有些舞台呈现看不到核心,看到更多形式。传戏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传,传承是剧团根本,技术层面上,要真传。今天的范派艺术,像阿花是真传,把传统坚守的最好的演员之一。所以今天她来办师生堂,她有这个资格,她是到了这个层面,而不是说谁都可来做。

        第二是传真艺。为什么很多传统戏越演越不好看,是因为传承不到位,技术传承走样了。第三个正气。艺术还是要情感,不要光学戏路、表演技巧、样式,对内心情感、人物把握,传承中,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没有戏曲传承,很难谈发展,而人才培养也是传承的重要组成部分。首先强调拿什么样的东西吸引观众走进剧场,不能单一的讲观众培养。社会民族文化的觉醒,社会对文化的提升,观众量是在提升的。没有观众,可能在我们今天不是最大的问题,如何真正把我们艺术提高到审美高度,让观众进剧场不后悔,促进文化消费,关键还是戏曲人自己更加努力。

谷好好 

上海戏曲艺术中心党委书记、总裁、上海昆剧团团长

        当下戏曲发展这么好的形式之下,观众培养,是每一个院团深刻研究的课题。师生堂的展出,不仅是技艺,也是一种精神,当代戏曲人传承师生情感,传承这种德艺双馨的精神,也是致敬先贤不忘初心的感恩,新一代接班人饮水思源。

       绍兴小百花越剧团、上海越剧院、扬州市扬剧团,三地共享互通,长三角地区联合充分展现海派文化和浙江文化,大戏曲概念的精神。戏曲有今天枝繁叶茂的现象是不容易的,各地的保护政策都不同,我们要珍惜,培养人也好、做剧目也好、培养观众也好,我们戏曲艺术中心继续推进长三角地区的携手,这是促进青年人才发展最好的方式,青年演员舞台上快速成长,而且相互之间有交流,院团政策上有交流,在开发市场上也共享资源。百花齐放,用心良苦,挖空心思培养戏曲人才,新时代有新的要求。习总书记讲我们要努力奔跑,我想大戏曲人一定是奔跑在路上。

李政成  

扬州市文广新局副局长、扬州市杨剧研究所所长       

    今天主要谈戏曲人才传承和发展,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戏曲人好好深思,研究考虑。过去扬剧传承发展,也是有规范的传承理念和剧目引领,现在改变了样貌。戏曲人应该在打小打基础的时候,京昆打底,剧种立身,戏曲规范的培养,今天很多年轻演员存在不规范不专业,打小的基础没打好,基础打不好才会有问题。京昆打底不会有影响,唱的还是越剧、瓯剧,基功好了一辈子受用。传承应该怎么继承,学生们怎么学也是问题,真的非常重要问题。刚刚谷总提到的,培养真正德艺双馨的演员,不光是传艺也是传德,艺不到不教,人品不到坚决不教。

周洁  东方云擎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 总经理

《东方大剧院》CEO

       从媒体角度来说,人才培养院团都在做,做的很不错。在整个戏曲传播的环境下,总体环境不足的。在传承发展和人才培养做内功的同时,要借助工具,一个是互联网,深入生活。建立东方大剧院的初衷,借助互联网属性,搭建通道,让更多人了解和认知,什么叫角儿。戏曲是角儿的艺术,角儿需要更多人知道更多人看。通过平台不断宣传,调动非常多的资源,包括我们自己,也中央电视台以下,包括优酷、爱奇艺这些,调动我们的资源优势为整个院团,为戏曲行业做些工具化的补充。东方大剧院定位传播工具,唤醒咱们各位院团长机构多利用我们,多使用我们,我们做更多的传播和服务。

许霈霖 上海艺动天下总经理

        大家都说市场,其实我看上去这几年市场概念反而比前几年削弱一点。时代变了环境变了,传承也好人才培养也好,还是讲究一点,市场概念,这一点忽略的话,最后倒霉的是剧种以后的发展。谈人才培养,谈艺术传承,我们离开市场容量的考量,谈传承,完全是句空话。必须要把市场容量考量融入到人才培养中去,这是真正培养。什么样的人可以培养,什么样的人该培养,这个问题也不是眉毛胡子一把抓,该用的人你要好好用心,把市场提升上来,如果这两点做不到,我们现在谈传承发展谈人才培养也是空话。

沈伟民  上海戏剧家协会秘书长 

      从我们剧协的平台、角度来思考、实践,怎样助推当下传承发展和人才培养。大家都知道,尚长荣轻易不收徒,尚老师在选择过程中非常关注学生人品,从小事中体现你的为人,对艺术的尊重,所以刚才很多老师专家说到了,传承讲到的关注的人,首先人,其次艺。德艺双馨,传承一定要精准,这个精准就是对传和承两方来说,对下一代拿什么来传,学习前辈的艺术不能走样,那就歪掉了,承的人要学真正的,精准两个字这个会主题也是非常启发的。

    

谢丽泓 浙江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

        媒体宣传推广传播很重要,戏曲演员有好多好的东西绝活在那儿,欣赏的人太少。协会这几年做的就是努力在利用互联网平台媒体,越剧大赛、长三角越剧大赛、天目杯越剧票友都是戏剧这一块、戏迷这块,初赛的时候发动上千个报纸。每一次我们都做直播,现场直播。这些推广觉得力度还不够大,原来电视台戏曲栏目都没有,浙江电视台走市场时候,人大政协不断写提案,终于17年建立《戏相逢》这个栏目。我们协会说极力全力帮这个栏目做好,既然我们戏曲界这么踊跃的去提案。也利用乐高教学平台,但是我们戏曲演员讲课好像不太会讲。民间力量很强。现在我们在华数建了浙江戏院,老年观众收视率最高的就是戏曲栏目。我们建立浙江戏院,院团长愿意的都放上去,小金桂、浙江戏院都放上面,点击量蛮高,还是不够,既然要推广,必须要争气,值得看。需要媒体人还有包括戏曲商人许老师他们这些人帮着来推广。

崔伟 中国戏剧家协会分党组成员、秘书长

       大家说的,戏曲面临现在特别好的环境,但是那么好的环境问题出在哪,其实我觉得出在自身,比如市场把握。

       第二点,我就想说传承问题。个人感到戏曲那么大好形势,新人那么多进步很慢,机会那么多好作品少,为什么?我觉得外力创造的很好,内力有很大隐忧,深层次问题越来越明显。传承那么好为什么成材率低,其实这是个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传承老师固然重要,现在最重要学生怎么跟老师学。戏曲艺术精神是什么,就是戏曲创造规则和创造效果和当代艺术的区别,而我们现在恰恰就是极力抹杀这种区别。现在的艺术是多方位的,现在的学生还没学到位先要把传统的东西和现代结合,其实这个我觉得是挺不科学的方式,导致真的本事学不到。鼓励演员提高文化,固然重要,对戏曲演员最应该提倡是什么,最薄弱的是修养,文化和修养我觉得是两回事,现在培养戏曲演员,博士硕士,学历不代表能力。戏曲演员最重要是什么,是本身身体素质,学习环境打下正根,努力和悟性能够得以实力健康发展,社会和单位、党、国家提供平台,然后你自己有学习能力消化能力继承能力和创造能力。现在演员的修养缺乏古典修养,现在文化都不低,但是你看演员她本身精神气质不能吸取,你看老先生文化水平并不高,但是他修养高,他生活的氛围是古典氛围戏曲氛围,他对戏曲认知和戏曲创造后的呈现就是本体,现在学的时候就不知道是什么,唱的时候就不知道,脱节的,古典文化的修养,中华文化的修养。戏曲面临大发展大繁荣,国家重视支持,本质上自我考虑如何健康发展,自然发展情况下良性发展。

      

 

      

 

        

 

      

       宁海越剧团团长唐洁飞、嵊州越剧团团长朱杭灿、余杭越剧团团长叶庞星、杭州越剧院书记赵学军、浙江绍剧艺术研究院书记朱燕、浙江绍剧艺术研究院常务院长黄芳、温州瓯剧院院长蔡晓秋、江山婺剧院院长毛向阳等各院团院长对于戏曲传承发展与人才培养问题纷纷作了发言表态,大家一致认为戏曲的传承发展需要打造互动联合的戏曲新生态;要规范传承培养戏曲接班人;创新媒介,培育戏曲新观众;以风骨为范,彰显时代新担当。只有四心驱动,才能重铸越剧发展的新高峰!


绍兴小百花越剧团成立于1986年,2005年剧团与艺校合并,成立绍兴小百花艺术中心,2012年文化体制改革,单位作为“划转一批”设立绍兴县小百花越剧艺术传习中心,2013年绍兴县撤县设区,更名为绍兴市柯桥区小百花越剧艺术传习中心,挂牌“绍兴小百花越剧团”。